首页 > 国际军事 > 正文

中国海军成功“逼走”美军LCS濒海战斗舰,美国挥泪砍掉4艘先进战舰

时间: 2020-03-25 00:27:05        来源: 大风号

今年过年前,咱们曾经提过美国国防部于圣诞前后向白宫提交的一份军备发展计划报告。在这份报告中,美国国防部联合美国海军向总统建议,“大批削减美军现役或预备建造的水面战舰”,诸如“提康”级巡洋舰、部分已经被列入20年代军备预算的“伯克III”驱逐舰、以及LCS濒海战斗舰等。当时我们的研判,是美国军队在跟特朗普“大统领”玩以退为进这一套,估计会砍掉一部分确实没法用的装备、而大多数性能尚可技术尚佳的战舰将会被继续保留。

而根据美国海军最近放出来的消息,咱们在之前曾经提过的4艘LCS濒海战斗舰,也就是“独立”级和“自由”级的各前两艘战舰不幸成为了本次军备调整方案中的牺牲品:美国海军下定决心彻底退役这四艘战舰,且终止LCS濒海战斗舰后续建造计划,改为全力以赴推进FFGX与下一代大型水面战斗舰艇项目(虽然FFGX的首舰也已被延后了)。

目前美国海军主推的FFGX

若这一方案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以国会老爷的尿性这可能性很大),那么LCS濒海战斗舰将创下二战后美国海军造舰计划的“历史记录”,将首舰仅仅服役十二年、正处于战斗力最佳阶段的水面主战舰艇一刀咔嚓。在美国海军此番蜜汁操作跟前,咱们不禁要问,一等人砍LCS,到底是心灵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LCS濒海战斗舰是什么?

当然,俗话说得好,“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要搞清楚LCS是怎么没的,咱最好先搞清楚LCS是怎么来的。

美军的战略调整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曾经给美国海军战后的建军思想及基本的海军战略做过一个简单梳理,美国海军从上世纪50年代到世纪末,在海军战略上实施过两次重大调整:

古巴危机时的美国海军

一是因70年代的“东地中海事件”而将海军战略从“前沿存在、快速反应、战略威慑”调整为建设决战舰队,以应对彼时威胁越来越大的苏联红海军远洋打击群、岸基战略预备航空兵的威胁。

苏联红海军远洋打击群

二是因80年代苏联国势的衰落与90年代的苏联解体而将海军战略重新从“舰队决战”调整为“前沿存在”,按照彼时美国海军的设想,在所有的假想敌均缺乏有效的可以威胁到美军大舰队的力量的基础上,美国海军可以放心大胆地进入对手的近岸地区,并使用诸如“战斧”式巡航导弹甚至精确制导炮弹这样的武器,向假想敌的纵深地带实施火力投送,诸如咱们提过很多次的DDG1000“Zumwalt”和CGX/CG21,以及大名鼎鼎的“武库舰”项目,均是这一逻辑的产物。

DDG1000朱姆沃尔特

简单来讲吧,就是无敌是多么寂寞。

美海军面临对手在近岸和纵深的威胁

虽然在茫茫大洋上已经没有能够威胁到美国海军的大舰了,但在近岸地区乃至战略对手的纵深地带,能够威胁到美国海军战舰的力量还是“有那么一些”的。比如诸“流氓势力”普遍装备的在近岸活动的导快、躲在特定海区里准备劫道打闷棍的柴电动力潜艇、部署在战略纵深地带的中/近程战术导弹、甚至还有诸如自杀式快艇这种“非传统威胁”。面对这些大大小小的威胁,美国海军也出台了一些对策:

一是祭出了海基反导体系,先后拿出了NAD(海军区域导弹防御系统)和NTW(海军高层区域导弹防御系统)两个方案,组成一套有机的海军海基反导系统,前者准备应对舰队级的弹道导弹威胁、后者准备应对假想敌对前沿作战基地的导弹威胁。

海军导弹防御系统

二就是拿出了“濒海任务舰”这么一个概念,认为美军可以在对陆攻击的大舰编队前方,再部署一种控制海区广、冲刺速度快、任务性能多元化、火力配备适中的中小型舰艇。专门负责应付试图攻击美军大舰队的导快、自杀式小艇或潜艇,将绝大多数威胁拦截在美军主力舰队的外围,确保主力舰队可以全力以赴实施对陆攻击任务。濒海战斗舰就是这么来的。

“独立”级濒海战斗舰

LCS濒海战斗舰的性能

不得不说,濒海战斗舰作为美国海军为数不多真的弄出成品且大量装备了的“第四代战斗舰艇”,其设计理念与战术性能的确可圈可点。

“独立”级濒海战斗舰

咱们先说设计理念,为了满足美国海军的战术要求,濒海战斗舰在全舰设计上首创性地运用了开放式系统架构和模块化任务硬件,全舰采用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Combatss-21型海上战役作战管理系统,系统架构通用,可以很方便地上载各类作战软件以遂行不同的战役战术任务.

Combatss-21型海上战役作战管理系统

而在模块化任务硬件方面,濒海战斗舰根据美国海军提出的近岸反导快、反潜、反水雷等作战要求,设计了三大作战模块,分别包括水面战模块(SUW)、水雷战模块(MIW)以及反潜战模块(ASW),得益于濒海战斗舰优良的舱体设计,“理论上”这三大模块可以以较短的时间迅速完成更换,更换之后的濒海战斗舰即可执行不同类型的任务。

“自由”级濒海战斗舰内部

再在技战术性能上,濒海战斗舰可以很高效地完成美国海军在概念设计上赋予其的近岸作战任务,如以水面战模块来讲,在使用这一模块时濒海战斗舰可以携带1架MH-60S型直升机、1套SSMM模组(小型垂直发射系统,配套的是海基AGM-114“地狱火”反舰导弹)、1部MQ-8“火力侦察兵”型无人直升机、1部CUSV无人艇,此外还有1门标配MK-46型快速舰炮,在搭载了这么多作战设备的情况下,“自由”级濒海战斗舰的冲刺航速还能达到40节以上,且各类工况条件下的机动性极佳,几乎达到了同类战斗舰艇的顶尖水准。

“自由”级濒海战斗舰

值得一提的是,濒海战斗舰还是美国海军最先应用大量无人作战设备实施ISR作业的舰只,其配套有空中的MQ-8B无人直升机、水面的CUSV无人作战快艇、水下的UUV无人猎雷具,这些载具可以作为LCS“撒”出去的ISR触手,极大提升濒海战斗舰的战场控制与态势感知能力。

MQ-8B无人直升机

而对于很多人诟病的濒海战斗舰“火力孱弱”等问题,起码在本世纪初的美国海军看来并不是问题,毕竟以MK-46舰炮和AGM-114导弹所组成的火力系统,用来打击假想敌的导快和自杀式小艇绰绰有余。而诸如RIM-116“海拉姆”这种近程点防空导弹,用来拦截假想敌的各型号亚音速战术反舰导弹也够了。

RIM-116“海拉姆”

更何况,濒海战斗舰在出动的时候并不是单舰前出的,后面可是跟着美军的大舰队呢,如果有濒海战斗舰搞不定的目标,美军大舰队上有足够的手段把它轰成渣,而这时候濒海战斗舰又可以作为前出“点灯”的舰艇,给后方的美军舰队指示打击目标,这设计简直不要太完美无缺。

为什么弃坑LCS濒海战斗舰?

既然濒海战斗舰设计上这么五星好评,怎么美国海军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弃坑了呢?根据目前的情况,可以认为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技术连带成本上面的,二是海军战略与海战战术上面的。

技术与成本因素

咱们先说技术因素好了,按照咱们前面的科普,LCS濒海战斗舰在设计理念与系统架构上“非常先进”,而且多任务模块的设计带来的是超越时代的先进。但是“过于先进”带来了三个后果:

外形科幻的独立级濒海战斗舰

一是系统可靠性较差,实际上以美国海军这么多年来的实际运用来看,濒海战斗舰在加载特定任务模块上的速度、尤其是任务模块的相互转化上远没有设计方标称的那么简单,在短时间内完成任务转换的目标无法达成,也无法在保障条件有限的前沿作战基地完成转换,而“一舰多能”还给舰员训练与战斗力生成方面造成了许多意外的困难,结果就是濒海战斗舰的可靠性与妥善率迟迟不达标。

二是整套系统研发滞后,由于濒海战斗舰涵盖的三个任务模块有大量新系统、新设备需要研发与上舰,因此相关企业在开发过程中采用了时髦的“能力升级”模式,说的好听点就是把研发出来的成品往舰上装,每一步实现什么什么作战能力,说的不好听就是大量的装备还处于画饼状态,研发了多少就往上装多少,如咱们前文提到的SSMM导弹模块,一直到去年还处于测试阶段并未装舰。

三是成本严重超支,本来按照美国海军给濒海战斗舰的任务定位,一艘战舰要承担三种战术任务,这成本就不可能低,再加上美国海军在成本控制与工程管理方面的传统艺能,这效果更是糟糕十倍。一艘濒海战斗舰的造价已经超过了中国海军一艘054A型护卫舰,而后者可是一艘正儿八经的次级防空护卫舰。

一艘濒海战斗舰的造价惊人

海军战略与海战战术

如果说濒海战斗舰的实际性能指标与设计指标有差距还算情有可原,那么濒海战斗舰在具体战术运用上的过时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咱们前面说到,濒海战斗舰其实是美国海军“前沿存在”战略的产物,而前沿存在的前提是假想敌没有能够威胁到美军大舰队的水面主力战舰、水下攻击型核潜艇,美军大舰队能够很方便地对海岸实施锁闭作战。这种战略在20年前似乎问题不大,但在目前俄罗斯海军正在快速复苏、中国海军的造舰计划规模更大、且中俄两军都在建设反介入与区域拒止系统的当下,美国海军还想对主要假想敌搞“前沿存在”战略显然就是找死了。

面对大国海军,濒海战斗舰吃不消了

因此从前年开始,要求美国海军重新向大洋舰队、舰队决战转型的呼声日趋高涨。在双方都在远离海岸部署、各型号高超音速反舰导弹或隐身巡航导弹横飞、有大量陆基或舰载战斗机参战的高烈度海战战场上,濒海战斗舰这孱弱的火力显然就会成为全舰队的巨大累赘,而它所擅长的近岸“反导快、反潜、反水雷”在大洋之上又实在没什么作用。

独立级舰艏甲板上的导弹发射架

因此总的来说,靠近海岸的时候濒海战斗舰是英雄,等到离开海岸的时候,濒海战斗舰无疑会成为全舰队最软的柿子,谁都能上来踩一脚。这几年虽然美国海军也在给濒海战斗舰进行任务升级与改进,在舰艏甲板上集成了2座4联装NSM反舰导弹发射架,力图拓展该型战舰的远程打击能力,但在舰体基本架构已经确定了的情况下,性能无法做到根本性的改变。

美国LCS濒海战斗舰的未来

因此,濒海战斗舰在服役这么多年来,其实真正能做好的任务也就是一项,那就是在一些海区(例如中国南海)跟054A、056这种护卫舰玩玩海上大飙船,以其40多节的冲刺航速来讲也确实令人头疼。

专业赛艇:“自由”级濒海战斗舰

而在美国海军力图重建海上控制权、回头建设决战舰队的当下,一艘只能在海上飙车的战舰显然对制海权没有什么好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为啥美国海军2020年度的第一刀砍向了LCS濒海战斗舰,这答案应该非常清楚了。

当然,虽然头4艘LCS濒海战斗舰行将被砍,但并不意味着LCS会迅速退出历史舞台,毕竟两型LCS目前也已经建造了多艘且入列美军部队多年了,预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咱们还是有可能目睹它们的身影,只不过该型战舰的主战场可能会转战波斯湾。至于东亚地区,迎来的必然是美军的新型水面主力战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