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浅析《水浒传》里“四大奸夫淫妇”,到底触碰了世人哪些敏感神经

时间:2019-09-04 22:03:05        来源:看客读史

《水浒传》里有四段“孽缘”:一是张文远和阎婆惜“郎才女貌”;二是西门庆和潘金莲“一见钟情”;三是潘巧云和裴如海“青梅竹马”;四是李固和贾氏“日久生情”。

其实从客观角度来说,这四对男女如果真能结成夫妻来过,那真的可以说是幸福美满。尤其是这四女,起码要强过她们的原生家庭。

毕竟,在宋江的眼里,阎婆惜连个“妾”都不是。让潘金莲这么个大美女嫁武大郎,那确实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而潘巧云的男人杨雄既是个牢头又是个刽子手,整天病怏怏、阴森森的,见他跟见鬼似的。而贾氏跟李固不过是为了安安稳稳过日子。

(*)

恨不相逢未嫁时啊!但如果仅仅是因为偷人,那他们还不至于被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被世人所不齿,被世人所唾骂,被世人所不容。那么,他们的这一段段孽缘,到底触碰了世人哪些敏感神经了?世人何以用“奸夫淫妇”这样的字眼来定义他们的“那份情”呢?

一、西门庆出轨打人,潘金莲谋杀亲夫

潘金莲是被世人骂得最狠的,乃至于现在提“潘金莲”这个名字本身就是骂人,而且比骂人还骂人,比“淫妇”还淫妇。其实,潘金莲之前也是最值得同情的。

首先潘金莲是值得尊敬的。说潘金莲值得尊敬是因为潘金莲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个淫妇,相反她还是个贞洁烈女。潘金莲是怎么嫁给武大郎的?《水浒传》第二十三回里有明确记载:

那清河县里,有一个大户人家,有个使女,娘家姓潘,小名唤做金莲;年方二十馀岁,颇有些颜色。因为那个大户要缠他,这女使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记恨於心,却倒陪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

等于说潘金莲是个丫鬟出身,被男主人骚扰,坚决不从,骚扰多了,潘金莲直接告诉了女主人。只此一点,刚开始的潘金莲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物。要知道,彼时以她的身份,以那时的社会风气,即便是放到现在,她能有这般风骨,就已经是“妙玉”那般的人物。

然后潘金莲是值得同情的。当然,潘金莲的誓死不从,也付出了非常沉重的代价。那就是那个大户故意找了个又矮又丑的武大郎,将潘金莲白嫁给他。不仅不要一分钱,还倒贴嫁妆。你这不是恶心人吗?

那大户就是故意恶心人的!因为武大郎实在是太丑了:“武大郎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清河县人见他生得短矮,起他一个诨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一是矮,侏儒一般;二是丑,树皮一般;三是傻,头脑可笑。

所以潘金莲是值得同情的,因为这明显就不是一个“般配”的姻缘。不但不般配,而且是极大反差。所以原著借清河县的浪荡子弟,说出了她们俩婚姻的客观评价,那就是“好一块羊肉,倒落在狗口里!”

(*)

最后潘金莲是被逼无奈的。说她被逼无奈是指,她在出轨西门庆之前,简直被武松和武大郎逼疯了。首先是武松,在出差走之前,当着潘金莲的面直接告诫她“蓠劳犬不入”的道理。气得潘金莲破口大骂:

“你这个腌臜混沌!有甚麽言语在外人处说来,欺负老娘!我是一个不戴头巾男子汉,叮叮当当响的婆娘!拳头上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人面上行得人!不是那等搠不出的鳖老婆!自从嫁了武大,真个蝼蚁也不敢入屋里来!有甚麽篱笆不牢,犬儿钻得入来?你胡言乱语,一句句都要下落!丢下砖头瓦儿,一个个要着地!”

然后是武大郎谨遵武松的指示天天防着潘金莲,只卖半天炊饼,下半天钱都不赚了,单坐在家里看着潘金莲,大白天的都赶紧把门全封严实了。气得潘金莲指着武大郎的脸骂,一是骂“日头还在半天里”,你就关门,“我家怎地禁鬼”?二是骂“你是个男子汉,自不做主,却听别人调遣!”

可想而知,潘金莲对她的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失望和绝望,肯定不止是长相上的。她又是多么的无奈和悲哀。不过这她都忍了,后来都不用武大郎动手,天不黑,她自己都先把门窗都封好。哀,莫大于心死吧!

直到后来,她关窗,竹竿砸到了西门庆。然后王婆是以请潘金莲给她做寿衣的理由,一步一步把潘金莲骗上勾的。这个过程我们不再多说,人心不可揣度,人性不可考量。潘金莲如果仅仅是跟西门庆私会,那她也不是不可原谅的。但下面的事,他们做的就有些不可饶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