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好不容易有个假期,不知道干啥?看看古人假期都干些什么

时间:2019-10-15 10:38:02        来源:看客读史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诗佛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写出了多少漂泊游子的过节心酸。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马上就要过节了,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却又突然不知道,该干啥了。

顺手找了一下古人假期都干什么的资料,却蓦然发现“人生代代无穷已, 江月年年望相似”,原来这古人过假期与我们现在并无多少区别。

一、搞卫生

搞卫生应该是古人放假的初衷之一,所以也就成了假期规定动作。据《汉律》记载:“吏员五日一休沐。”因为汉代是刘邦这个亭长建立起来的平民政权,他跟汉之前的贵族政权有着很大区别。

贵族政权,基本都是世袭制,肉食者有事议事,哪有什么休假一说,病了可以“告假”不来,老了可以“告归”去封地或老家养老。平民政权,就开始用察举制了,全国招过来的“公务员”,集中办公,干五天,放一天假,回家“沐浴”“更衣”,就是回去洗澡,换衣服。

假期不洗澡不换衣服会怎样?会被记到史书里说你,《后汉书·刘宽传》记载,汉高祖刘邦的十五世孙,汉末名臣刘宽,假期就不爱洗澡爱喝酒,结果全京师的人唱着歌笑话他“简略嗜酒,不好盥浴,京师以为谚”

据说宋朝的东京,已经有专门的公共澡堂,供官员们相约来“沐浴”。关于洗澡宋朝还出了一正一反两大典型,一个是爱洗澡的苏轼,两首《如梦令》,把洗澡洗出新高度,其中一首是这么说的:“自净方能净彼,我自汗流呵气。寄语澡浴人,且共肉身游戏。但洗,但洗,俯为人间一切。

另一个是不爱洗澡的王安石,因为不爱洗澡,被时人嘲笑,还被叶梦得郑重其事地记录在《石林燕事》中:“王荆公性不善缘饰,经岁不洗沐,衣服虽敝,亦不浣濯”

(*)

二、郊游

平时假期就一天,也就够洗洗澡,搞搞家里卫生了。但要是碰上节日,就可以有那么三两天假,古人就开始郊游了。为什么是郊游,而不是旅游?因为时间短,交通不方便,也跑不远。

最牛的郊游出现在魏晋时代。流传最广的那次郊游还记得吗?对!就是王羲之那天与谢安、孙绰等41人郊游后,写下有“天下第一行书”之称《兰亭序》的那次: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王羲之之前的嵇康、阮籍、阮咸、山涛、向秀、刘伶和王戎七人,更是郊游的代表人物,《世说新语》:“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因为常在竹林郊游,都游成了竹林七贤”。

唐朝的时候,官员不用食宿都在官衙,可以天天回家睡觉了。唐高宗时虽然把“五日休沐”改成了“十日休沐”,但其他假期却多了起来。像春季、冬至、清明各休七天,中秋、夏至三天,元宵节、中元节、端午节、重阳节等都要休假一天,据说一年假期超过100天。

所以唐朝人郊游的热情就更高了,能从春天郊游到冬天。杜甫《丽人行》中有“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的描述,白居易、元稹、韩愈、张籍等都是曲江的常客,有次郊游白居易没到,韩愈还专门写了首诗《同水部张员外籍曲江春游寄白二十二舍人》问他怎么回事:“曲江水满花千树,有底忙时不肯来?”

(*)

三、体育休闲

宋朝的假期就更多了,不但逢节必休。而且有五个“7天假”:元日、元旦、寒食、天庆、冬至;五个“3天假”:圣节、上元、中元、夏至、腊月。

唐宋时期的长假增多,让人们在搞卫生和郊游之余,还有时间来锻炼锻炼身体。其实,唐朝时的郊游已经开始从“喝酒”聚餐慢慢往“登高”锻炼发展。唐孙思邈在《千金月令》中记载:“重阳之日,必以肴酒登高眺远,为时宴之游赏,以畅秋志。”

打马球、荡秋千、踢气毯更是唐朝节假日三大体育休闲运动。王维《寒食城东即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