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李白初登黄鹤楼不敢写字,57岁再登黄鹤楼,留下千古绝唱!

时间:2019-11-20 18:44:02        来源:

李白,从页页诗篇中走来,酒入豪肠,有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唐朝没有李白,便少了那份悠闲,诗坛没有李白,便少了那份浪漫,历史没有李白,便少了那份张狂。他本是谪仙人,偶然间进入了凡尘,一举一动无不被人关注,就像夜空中最亮的星,绚丽而短暂,华美而瞬息,他的美让人窒息,他的诗让人铭记,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哪怕年华流逝,哪怕岁月更迭。

在这之后,他去了凤凰台,在那里又作了一首诗,想与崔颢一争高下,“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然而却没有崔颢的那份大气与空灵,黄鹤一词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沧桑寂寥的感觉。李白的诗显然是对崔颢的致敬,致敬自己到达不了的高度,致敬那无限的沧桑。

57岁那年,他被贬谪到夜郎,途经江夏,再登这楼时,物是人非,他早已不复当年心智,这次他的心境凄凉,内心无限惆怅,“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道尽他的孤独与寂寥。诗仙始终是一介凡夫俗子,也会有心伤的时候,他凄凉地诉说 ,引得世人为之悲伤。任性而为,恣意张狂,非常骄傲,非常自由,这就是李白,一个从未被生活压弯脊梁的浪漫诗人,历史的夜空中永远回响着李白的盛唐之音:“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