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女人被杀3天后还能打电话报案?灵异故事还是有人故意恶作剧?

时间:2019-11-03 01:42:03        来源:大风号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现在写灵异事件故事,都可以被认定为扰乱社会秩序了!

萨沙声明:灵异事件系列全部都是扯淡的故事会,特此声明!

(你不知道的灵异事件第67讲)

女人被杀3天后还能打电话报案?灵异故事还是有人故意恶作剧?

死了3天的人还能打电话报案?这是一个非常离奇的事件,至今没有头绪。自然,事件有合理的解释,但更多的人相信是灵异。听萨沙说一说吧。

事件是1994年某天晚上12点,江西某市刑警队的法医老黄已经上床睡觉。当天是周末,老黄的乡下亲戚带着小孩子们做客。亲戚们喝酒打牌,小孩子们在屋内到处疯跑,一直搞到晚上八九点才结束。

老黄疲惫不堪,上床就睡着了。

突然,床头的电话铃响了。老黄是老法医了,很有经验。

他明白,这么迟还打电话,肯定是有案件。

他连灯都没开,迷迷糊糊的拿起电话:你好,刑警队哪位?什么案件?

电话那边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黄法医,我是中医院的护士冯玲玲。我被人害了,被推到了赣江里。

老黄还没睡醒,头脑不太清楚。不过,他还是记得冯玲玲的,一个漂亮又乖巧的女孩子,是重症病房的护士。老黄的岳父患重症期间,冯玲玲同老黄一家几乎天天接触,关系不错。老黄自己的女儿和冯玲玲差不多大,很喜欢这个老实厚道的女孩。

岳父突然去世了,老黄一家陷入很大的悲痛中,很少去这家医院了。

后来听说冯玲玲和丈夫闹离婚闹得很厉害。怕丈夫来医院闹事,冯玲玲开始长期请假,又调动了岗位。

老黄和妻子去了几次中医院,都没有遇到冯玲玲当班。大家萍水相交,交情不深,后来也就没什么联络了。

此次突然接到电话,老黄有些摸不着头脑。冯玲玲说被人害了,推到了赣江里,却还能打电话。看来,应该是有人攻击了她,她又从赣江里爬上岸了。

老黄:怎么回事,谁把你推下去的?你自己爬上来的?赣江现在水流很急啊,你的水性这么好?

冯玲玲却没有回答,仍然说:黄法医,我是中医院的护士冯玲玲。我被人害了,被推到了赣江里。

无论老黄怎么问,电话那头冯玲玲就是这一句话。

老黄更诧异了,冯玲玲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啊?是不是被人推倒江里后吓傻了?

冯玲玲只有一句话,老黄问不出其他东西。

大概三四分钟后,电话挂断了。

老黄

后警方发现老汉有一只手掌是残废的,不具备掐死冯玲玲的能力,不可能是凶手。

然而,电话却打不通。

老黄连续打了三四个电话,全部不通。老黄很奇怪,刑警大队24小时有人值班,怎么电话会不通的。

睡意已经没了。反正家就住在警察家属大院,傍边就是刑警大队的大楼,跑一趟就是了。

到了刑警大队,老黄询问值班民警:怎么队里的电话不通?

值班民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通的啊?刚刚还有人报警呢,说赣江边发现一具女尸。

老黄吃了一惊:女尸?什么人?

值班民警:还不知道啊,几分钟前刚接到的报警电话。我正准备向上面报告呢。黄法医,你正好来了,马上还要你去现场勘查呢!

于是,大概30分钟后,刑警们赶到了赣江边发现女尸的地方。

这具女尸衣着大体完好,只有高跟鞋和袜子被水冲走。尸体腰间拴着一根绳子,绳子一头应该曾经拴着什么重物。抛尸者可能是在趁着夜色,将绑着重物的女尸丢入江中。

然而赣江这个季节水流太急,将绳子冲断,尸体飘到了岸上。

此时是夏天,气温很高,女尸又被江水浸泡,腐烂严重,呈现巨人状。尸体脸部膨大,像猪八戒一样,眼球突出、口唇外翻、舌尖突出于口外,根本看不出本来的相貌。女尸的颈部变粗,胸腹部膨胀隆起、全身皮肤呈绿色,皮下组织和肌肉都是气肿状。

然而,老黄看了女尸几眼,心理就咯噔了一下。

女尸虽已经面目全非,依稀可以看到左手背上有一个清晰的红色胎痣。

老黄记得冯玲玲的左手上,就有一个这样的胎痣,但具体的样子记不清了。

这不可能啊!

即便是夏天的江水里泡着,尸体很容易腐败变成这样也至少需要二三天时间。

而冯玲玲明明刚刚打电话给老黄,说自己被人攻击了。

这又不是聊斋世界,哪有死人给活人打电话这回事。

老黄判断,女死者可能是其他人,只是也有一个红胎痣罢了。

尸体被带回刑警队停尸房。这摆明了是杀人案,老黄当夜就验尸。

女死者的死因很明确,是被双手掐颈窒息而死。女死者遇害前,应该和凶手有过搏斗。她的双手留着的长指甲,大部分都折断了,一只手指甚至骨折。

死亡时间大概是3天前,没有被强奸或者抢劫的痕迹。她的衣着完好,佩戴的金首饰完好无损。

死者很年轻,大概是20到25岁,还没有生育过。面目已经无法辨认,然而根据她的长发、衣着和首饰来看,这是一个很时髦的女郎。

死者是谁呢?

不知道。

验尸完毕以后,老黄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到了上午9点多,老黄忍不住从刑警队拨了个电话到中医院,询问冯玲玲在不在?

中医院回答,冯玲玲请了2周事假。

老黄从中医院要到了冯玲玲家里电话,又打了过去。

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老黄放下电话犹豫了一会,又打到中医院,问到了冯玲玲父母家的电话。

冯玲玲的母亲接了电话,和老黄聊了一会。

此时老黄已经开始感觉到什么不对劲。

他询问冯母:除了手背上的红色胎痣以外,冯玲玲还有什么身体特征?

冯玲玲的母亲不知道老黄为什么问,仍然说:玲玲小时候贪玩,曾经从树上跌下来,右腿断了,打了很久的石膏。

听到这句话以后,老黄顾不上挂电话,急匆匆赶回停尸房。

经过仔细观察,老黄果然发现尸体右腿有很不明显的陈旧性骨折痕迹。

看来,死者真的是冯玲玲。

老黄将这个情况报告了刑警队其他同事,侦查工作立即开始。

这个案件侦破倒没有什么难度。

杀害冯玲玲的,就是她正在闹离婚的丈夫。

冯玲玲和丈夫本来是中学同学,还是初恋的那种。他们是自由恋爱到结婚,曾经也比较幸福。冯玲玲性格单纯善良,属于白傻甜的女孩子。从卫校毕业直接到医院,冯玲玲也没有接触过什么社会,就在21岁结婚了,死时才23岁。

相反,她的丈夫则是在当地大企业的销售好手,同三教九流都有关系,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尤其嘴皮子特别厉害。

这样一个男人,将单纯女孩骗到手是没有什么难度的。就靠他伶牙俐齿的一张嘴,就能把女孩子说的一愣愣的,不知不觉跟他好。

婚前,冯玲玲父母就非常反对婚事,认为女婿不是好人。

可惜,冯玲玲不听老人的意见,坚决要结婚。

婚后1年,夫妻感情还算可以,冯玲玲一直没有怀孕。

奇怪的是,不但没有怀孕,冯玲玲还出现一些身体问题,似乎是妇科感染。

冯玲玲在自己的医院检查了身体,结果发现竟然是淋病。

冯玲玲是个保守乖巧的女孩,除了丈夫以外没有其他性伴侣。显然,性病是丈夫传染给冯玲玲的。

此时冯玲玲才想起来,丈夫在之前就曾经出现过一些症状,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是淋病。

对于丈夫嫖妓的传闻,知道的人很多。冯玲玲也曾听二三个闺蜜含蓄的说过,这次是铁证如山了。

单纯的女孩一旦发怒,比普通女孩更坚决。

冯玲玲立即表示离婚,然而丈夫却不同意,下跪哀求,说自己完全是一时糊涂,希望再给一次机会。

然而,冯玲玲很坚决,无论如何不跟丈夫过了。

90年代,夫妻一方如果不同意离婚,离婚是比较困难的,往往要分居2年才行。于是,离婚手续久拖不决。期间,他的丈夫使用了很多种手段,试图挽回,但都无效。

冯玲玲为了躲避他的纠缠,经常请假躲在父母家,防止丈夫去医院找她。

拖了差不多1年,丈夫彻底失望了。

也许是抱着我得不到,也不让别人得到的想法,这个男人决定杀掉冯玲玲。

他借口谈离婚细节,在深夜将冯玲玲骗到赣江边。

在最后一次哀求无效后,这个男人死死卡住冯玲玲的脖子。冯玲玲震惊之下,拼死反抗,伸手用力乱抓,一只手指都因此骨折,十个指甲基本都抓断。这个男人也被他抓伤,头脸和手臂都是血痕。然而,弱女子终究不是强壮男人的对手,冯玲玲被活活掐死。

随后,这个男人用准备好的绳子绑住尸体和重物,推入赣江。

两人厮打时,一个经常睡在江边的拾荒老汉,看到冯玲玲遇害和被抛尸的经过。因怕惹麻烦,老汉急忙逃走,也没敢报警。

警方在江边打捞尸体时,曾怀疑是这个老汉所为。老汉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只得讲述了自己看到的一切。

急忙打电话到刑警队,想去查一下怎么回事。

这个老汉不认识冯玲玲,也不认识她的丈夫,却准确说出了丈夫的外貌特种。

显然,这个男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警方抓捕他时,这个男人已经在案发后逃离本市。他并没有逃远,几天后就在广州亲戚家被捕。

男人满脸都是女人指甲的抓痕,就是铁证了。

被捕后,这个男人坦然承认自己杀妻,还大言不惭的说都怪妻子没有给他机会。

预谋杀妻抛尸,自然是枪毙。

案件就这么结束了。

然而,这个案件却仍然难以解释的事情。

既然冯玲玲3天前已经被杀,尸体被推入赣江,她怎么可能打电话给法医老黄呢?

这事有很多人知道,在刑警队也传的沸沸扬扬,叫做死人报警。

老黄想了很久,有了自己的推测。

可能是一个认识冯玲玲和老黄的女人,也目睹了这起凶杀案。她怕被冯玲玲丈夫报复,不敢直接报案,就装神弄鬼的打电话给老黄爆料。

老黄这个说法有些牵强。就算是这样,女人也可以打匿名电话报警,为什么要搞成聊斋故事风格?

话虽如此,这个说法却也勉强能够讲得通。

于是,所谓死人报案的说法,也就烟消云散了。

其实,老黄始终隐瞒了一件事,几乎没有同任何人说。

在接到所谓死人报案电话的第二天,老黄的老伴打电话给亲戚,打了七八个也打不通。老伴觉得奇怪,就顺着电话检查了一下。结果,她惊讶的发现,原来电话线在一天前上午,也就是死人报警电话几个小时前,就被来玩的亲戚小孩子们踢断了。随后,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将电话打出去,也不可能有人将电话打进来!

那么。。。

声明:

本文参考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