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楚云飞终于将独立团的部队缴械,为何最后却归还了缴获的武器?

时间:2020-03-25 10:51:03        来源:大风号

李三万

摘要:在《亮剑》楚云飞和李云龙从认识开始,尽管彼此惺惺相惜,但斗法就没停过,大都是李云龙占便宜,为什么楚云飞终于逮到机会将独立团的部队缴械,最后却又将缴获的武器归还了李云龙?

不过这么说不是太确切,因为被楚云飞358团缴械的,并不是独立团的部队,而是受独立团指挥的石岗区小队,还不是八路军的正规军,只是区一级行政区所属的地方部队,比县大队还要低一级。

《亮剑》楚云飞和李云龙从认识开始,尽管彼此惺惺相惜,但斗法就没停过,大都是李云龙占便宜,为什么楚云飞终于逮到机会将独立团的部队缴械,最后却又将缴获的武器归还了李云龙?

要是独立团的部队都能给楚云飞逮到机会缴械,那李云龙还混个什么劲?即使是区区一个区小队,从兵力规模上说,最多也就一个连,可358团居然派了三个连去伏击,不但数量上是三比一的优势,正规军和地方部队之间的整体战斗力差距更是大,完全是牛刀杀鸡。

李云龙独立团那时正经编制的兵力已经达到八千人,这八千人可不算石岗小队这种地方武装。别说楚云飞的358团,就是阎长官要想打独立团的主意,至少得动用晋绥军军级规模的部队,还得防着独立团打不过逃得掉呢,想缴独立团的械,做梦去吧。

我们现在看多了部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觉得过于强调这方面务虚的东西,没什么意思,但也不得不承认我们的部队总体来说,承平日久,在和平大环境下时间太长,基层政治思想工作确实存在做的流于表面,过于浮夸的问题。但是在战争年代,政治思想工作的确是使我军明显优于其它各类旧式军队的法宝,也是让人民军队产生脱胎换骨般战斗力的先进方法。

这一点,恰恰就在楚云飞所在的晋绥军,有着强烈对比的例证。晋绥军在抗日战争当中,作为一支旧式的地方军阀部队,在类似部队、尤其是北方旧军阀部队里,已经算是比较强的了,这支军队因为阎长官是老同盟会员,原始的家国情怀教育还是有的,后来阎长官割据自治,也非常注重斯人守斯土的狭隘地域主义教育,应该说这支军队面对山西家乡被侵略,思想工作还是相当有基础的,可惜军阀部队就是军阀部队,在忻口会战、太原会战这些主场战事里,这支军队所表现出的战斗力,也就只能说这是一支比其他地方军队相对略强一些的军阀部队而已。在中央军和八路军的帮助下,才勉强保住晋南一小块地方没有被日军占领,说起来总算山西全境没有完全沦陷。阎长官本人也意识到自己军队的局限性,于是开始与我党合作,编练山西青年决死纵队,政工干部全部由我党委派,最后发展到四个纵队五十个团,占晋绥军总兵力的三分之一。

之后在山西,晋绥军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就是这四个决死纵队,这支新军的战斗力和精神面貌,也确实明显强于老晋绥军,阎长官也是为了这四个纵队的主导权,才发动十二月事变,但他没有料到这些部队的政工力量,实际上已经基本上控制了部队的领导权,所以反而导致四个决死纵队先后公开倒向我党,成为八路军的一部分,一直发展到今天解放军第14集团军的班底。

而仍旧在阎长官完全掌控下的老晋绥军部队,阎长官也不是没有想过别的办法,既有像利用楚云飞一样,山西籍外出学习归来的干将,也有日本投降后招收的日本军官当战术教官,只是晋绥军军阀部队的本质,思想根源不动,边边角角的改变就没有什么根本性作用,更不会有脱胎换骨式的改观。楚云飞358团装备和训练水平在整个晋绥军系统里算是一流的,一个团从出场起就是五千人马,完全是一个加强团,比很多部队的一个旅都不会差多少。可是战绩上,依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之处,除了能够固守自己的防区,基本也不会主动去招惹日本人。

钱伯钧率一营叛变,这还是358团的头号主力,独立团才用多少人就把他们解决了?一个营的武器装备就给李云龙全收缴了,那叫一个干脆利落。所以,就凭358团这种部队也能一本正经到去将独立团的部队缴械?按照这个逻辑,是不是也该说358团也被黑云寨的土匪给缴械了?

1945年,苏联红军及美英盟军已经攻入德国本土,德国的战败已经指日可待。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也频频失利,美军已经打到了日本本土的家门口。迫使日军不得不从中国战场、以及东北抽调兵力加强本土防御力量。所以在华北的日军兵力紧缺,只好放弃了一些外围据点,收缩兵力集中守备重点地区。而楚云飞正是利用这一机会,率部进入安化县城,并将县城附近的八路军石岗区小队缴械。

抗战时期的县大队、区小队等地方武装,只能算是脱产民兵,受八路军正规军节制,主要负责保卫本县、区安全,配合主力作战。石岗在独立团防区之内,所以石岗区小队就归独立团指挥。

当然,楚云飞收缴石岗区小队的武器,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可不稀罕区小队那几十条破枪,他是为了钓李云龙前来,才这么做的。楚云飞与李云龙虽然分属国共两方阵营,政见不同,但楚云飞一直对李云龙十分欣赏,惺惺相惜,总想把他拉到自己这边来。

此时楚云飞踌躇满志,他的358团马上就要扩编成师,自己也已经被内定为师长。而李云龙因为血洗黑石寨之事,被降为了营长,楚云飞觉得这是个劝降李云龙的大好时机,所以想借李云龙前来向他讨还石岗小队被缴枪械之际,先礼后兵,不行就对李云龙来硬的。

当他听说李云龙只带了段鹏一人前来时,大喜过望,觉得此事有八成的把握。谁知两人见面,楚云飞刚把许诺李云龙为少将副师长的话说出口,就被李云龙给怼了回去,让楚云飞好不尴尬。软的不成,只好来硬的。于是楚云飞只好采用第二套方案,最传统的鸿门宴模式,乘喝酒之际,摔杯为号,强行拿下李云龙。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李云龙对此早有准备,和段鹏一起身上绑满炸药,立马震慑住了楚云飞和他的手下,最后楚云飞只好礼送李云龙出境,并如数奉还石岗区小队被缴的枪械。在这番的较量中,楚云飞又输给了李云龙。 也算楚云飞识趣,没有和李云龙的独立团发生冲突,否则358团很可能会被独立团吊打。

到那个时候双方互相戒备的心理已经很严重,楚云飞必须找到一个李云龙不得不来358团赴“鸿门宴”的办法,而以八路军对武器的看重,一支区小队的几十条枪绝对是很大的事,谅李云龙也不会不来。只要把李云龙诓到安化城的358团团部,除掉李云龙这个心腹大患,就算是成功了一半。

至于为什么最后又归还了这批武器呢?楚云飞所部已经是得到美式装备的精锐,哪里看得上区小队这几十条破枪,如果不还,反而给了李云龙赖账的口实,一个主力营2000人的武器装备和一个区小队的几十条枪,完全没有可比性,这个帐楚云飞还算的明白。

更重要的是鸿门宴的破产,李云龙来倒是来了,却是跟段鹏在腰里缠着炸药来的,楚云飞也无可奈何只能见好就收。枪虽然还了,但是事情远未结束,后面还有李云龙把伪军和晋绥军一起缴械的报复行动,来而不往非礼也,倒是当年微妙局势的真实写照。

如果楚云飞是直接针对八路军正规部队的话,李云龙就肯定会乘机反击,大开杀戒了。此时独立团已经有八个营七千多人马,兵强马壮,完全可以一举消灭358团,即便做不到全歼,至少可以重创。对这一点,楚云飞还是很清楚的,所以他袭击的目标是地方武装石岗区小队,而且只缴械不杀人,就说明楚云飞还不想和独立团彻底撕破脸。

这一事件是通过独立团代理团长兼政委赵刚的谈话来介绍的,李云龙由于擅自剿灭黑云寨和刀砍俘虏被降职为营长,但实际上还是独立团的一号首长,没事就端起酒碗喝上二两,一边听听赵刚“汇报工作”:苏联红军和美英盟军已经攻入德国本土,希特勒快完蛋了;太平洋战场上美军也频频得手,轰炸机航程完全覆盖日本本土,小日本也快撑不住了;最关键的信息是,楚云飞的部队进了安化县城,并且对石岗区小队动手了。

此时,日军已经开始全面战略收缩,放弃一些外围据点,楚云飞的部队这才顺势接管了安化县城,而日军却只能“默认”这一事实,却无力反击,说明华北日军确实已经大势已去。精明如李云龙和楚云飞这样的战将,都已经在着手考虑日本人战败以后的部署了,这叫未雨缪绸,李大营长在地图上标明了犬牙交错的局势,每天都在研究,而楚云飞则直接出动三个连将石岗区小队缴了械。而楚云飞选择在这个时机拿这样的地方武装开刀,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绝对是“一石三鸟”,并且给自己也留有余地,毕竟抗日战争尚未结束,哪一方也不愿意承担挑起“摩擦”的罪名。

第二就是试探李云龙目前对独立团的掌控力。事件发生后,赵刚曾经派人去跟楚云飞交涉,楚云飞竟然回答他对独立团只认李云龙,意思是如果要谈判,就得让独立团的当家老大李云龙来,一方面这是楚云飞故意藐视八路军总部将李云龙降职命令的权威,因为赵刚才是明令的代理团长;一方面是在观察被降职的李云龙在独立团还有没有权威,楚云飞很清楚,独立团只有在李云龙率领下,才是真正的大敌。

第三,也是提醒李云龙不能欠帐不还。李云龙在358团1营准备反水的时候,出兵帮忙平叛顺便缴获了1营的全部装备,事后楚云飞多次讨要,李云龙一味装聋作哑, 还一口一个楚兄的叫着,楚云飞翻不得脸窝着一肚子火。将石岗区小队包围缴械既是一种报复,也是一种提醒:李大团长 , 欠我那一个营的装备该还了。

而在真实的历史上,李云龙的老首长刘伯承、陈赓,与楚云飞的老长官阎锡山、史泽波之间,确实发生了一场较大规模的冲突。

此役阎锡山11个师及1个纵队遭到沉重打击,被歼3.5万人,其中被俘3.1万人,几乎占晋绥军总兵力的三分之一,光俘虏的将官就有27人。

所以,楚云飞所在的晋绥军,根本不是刘邓部队——也就是李云龙独立团所在的129师的对手,阎锡山经上党之败只能请中央军进入山西,才能勉强维持战局。楚云飞的358团就算是晋绥军的精锐,恐怕也没有力量将独立团的部队缴械。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