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最经典的空中撞击,苏-27把尾翼当手术刀给P-3B开了膛

时间:2020-05-31 14:11:01        来源:大风号

李三万

摘要:近日俄罗斯空军的苏-35战斗机在地中海上空拦截美军的P-8反潜巡逻机,不由让人想起了1987年9月13日那次经典的空中撞击,“巴伦支海手术刀”——苏-27把尾翼当手术刀给P-3B开了膛。

近日俄罗斯空军的苏-35战斗机在地中海上空拦截美军的P-8反潜巡逻机,不由让人想起了1987年9月13日那次经典的空中撞击,“巴伦支海手术刀”——苏-27把尾翼当手术刀给P-3B开了膛。

1987年9月13日,巴伦支海上空,挪威空军第333飞行联队的扬·塞尔维森中尉与其他9名机组人员,驾驶602号P-3B型反潜巡逻机,正在距离苏联领海不远处上空监视一支在巴伦支海公海航行的苏联舰队,同时在苏联领海附近进行声呐探测。因为“疏忽”,P-3B越过了苏联领海线——在当时,北约的侦察机经常会在苏联领海领空的边界玩这样的“擦边球”,一旦苏联空军出动飞机拦截,就立即退回到公海。而苏军战机一走,又会伺机进入苏联领空。

P-3反潜巡逻机,是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根据美国海军的要求研制的,是在“依列克特拉”客机的基础上设计改装的,1957年开始设计,19589年11月首次试飞,1961年4月开始装备部队。官方绰号“猎户座”(Orion,也有音译为奥利安)。采用常规布局,悬臂式下单翼,乘员10名。安装四台涡桨发动机,最大平飞速度761公里/小时,巡航速度608公里/小时,实用升限8625米,最大活动半径(无余油)3835公里,,最大续航时间(四发)17.2小时,(双发)12.3小时。P-3反潜巡逻机主要机载电子设备功能强大,主要有有AN/APS-11 5全方位雷达、AQS磁异探测器、ASA-64水下异常探测器、AN/ACQ-5数据链路,以及ALQ-64电子对抗设备等。机翼前一个内置弹舱,机翼下有10个挂架,可以携带鱼雷、深水炸弹、炸弹、沉底水雷、水雷、火箭发射巢、反舰导弹、空空导弹等,还可以携带各种声呐浮标、水上浮标和照明弹等。反潜和电子侦察能力相当强。

P-3有多种子型号,主要有三种:P-3A,为早期生产型,共生产160架;P-3B,换装T56-A-14发动机,共生产144架;P-3C,换装“埃钮”系统,共生产355架;各型P-3总产量超过600架,除装备美国海军外,还出口到加拿大、伊朗、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挪威、荷兰等国家,2015年开始陆续退役。

苏联对空警戒雷达发现这架P-3B进入领空后,第10防空军立即命令第941战斗机团第2中队的飞行员瓦西里·辛巴尔大尉驾驶36号苏-27紧急起飞,进行拦截,并阻止P-3B放置声呐探测浮标。

10时39分,P-3B发现一架过去从未见过的苏联新式战机正在逼近,这架战斗机的机身与垂直尾翼都漆着醒目的红色“36”,从外海方向以横滚动作从P-3B左后方逼近——这正是苏联1985年才刚刚开始服役的苏-27,这也是西方第一次在如此近距离遭遇苏-27,因此P-3B立即放弃了原来的侦察任务,转而对这架苏-27进行仔细观察和拍照。

苏-27是苏联苏霍伊设计局研制的单座双发全天候空中优势重型战斗机,属于第三代战斗机。采用翼身融合体技术,悬臂式中单翼,翼根外有光滑弯曲前伸的边条翼,双垂尾正常式布局。1970年代开始研制,1977年首次试飞,1985年开始装备部队。北约给苏-37起的代号是“侧卫”(Flanker)。武备为一门30毫米机炮,挂架可挂载AA-8、AA-9、AA-10、AA-11等空空导弹,以及空地导弹、炸弹以和火箭发射巢。

苏-27机动性能非常出色,著名的“普加乔夫眼镜蛇”就是苏-27首创。所以成为苏联及俄罗斯1980年代到2010年代的主力制空战斗机,总产量将近700架。而此后的苏-30、苏-35也都是在苏-27的基础上升级换代的新型号。

双方对峙、较量了好几个回合。当苏-27逐渐逼近P-3B时,距离是如此之近,P-3B上的机组人员连苏-27机身上的铆钉、焊缝都看得一清二楚。机长塞尔维森开始减速并示意自己的飞机马上就会离开,于是苏-27一个滚翻消失了。但P-3B并没真走,兜了一圈又转了回来。

“红色36”号的飞行员辛巴尔大尉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他机打开了机背减速板,从P-3B的机窗望去,就像一只炸起颈羽的金雕,怒气冲冲,凶悍之势咄咄逼人。显然,苏-27打开减速板将速度降了下来,接下来肯定会有进一步的动作,P-3B的机组人员绝对想不到之后会发生了什么?这架苏-27的飞行员辛巴尔大尉是个李云龙式的人物,不按常理出牌。他曾在驱赶一艘挪威间谍船时,超低空掠过间谍船,竟然将油箱里的航空煤油洒了下去,给挪威船员来了个“航空煤油淋浴”!

10时56分,P-3B距苏联海岸线48海里,“红色36”号苏-27第三次出现了。这次它径直飞到P-3B的右翼下面,慢慢贴了上来,在P-3B机身下面调整好位置和角度,然后猛然加速——只见苏-27的机尾发动机喷口喷出两条耀眼的尾焰,狂吼着笔直地蹿向前方,从P-3B的右机翼下方高速掠过——左垂尾就像一把竖起的利刃,准确,同时干净利落地在P-3B右机翼最外侧发动机下面划了过去,随着金属划过金属刺耳的啸叫,P-3B的发动机短舱顿时被切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其中一片螺旋桨桨叶被打断了310厘米,断桨如同飞刀一样插入了机身,这台发动机随即停车,一股烟雾伴着纷扬的金属碎片飘散开来。

虽然说P-3B有四台发动机,即使一台出了问题,也不会影响飞行安全。但这样剧烈的变故,却让P-3B的飞行高度在一分钟里就急剧下坠3000多米,塞尔维森拼尽全力才在坠海前的最后一刻将飞机改平,机上的所有人都被吓得够呛,简直就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而此时,苏-27一个利落的右滚飞,就再次从P-3B的视线里消失了。当然这个时候P-3B已经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苏-27了。

应该说,“红色36”号苏-27的飞行员辛巴尔大尉技术非常精湛,他选择的速度、高度和角度就非常精妙,稍低一点,就切不到P-3B了,但要是稍高一点,那就是直接撞机了!

塞尔维森机长重新控制住飞机,一面发出求救信号,一面调转方向加速离开这片是非之地。两架挪威空军的F—16A战斗机紧急升空,赶来接应,它们护卫着受伤的P-3B,返回了距离最近的巴纳克空军基地。

毋庸置疑,苏-27飞行员辛巴尔大尉技术精湛,作风彪悍,同时展现出了苏-37机身坚固,性能卓越。多年后,苏俄方面也表示飞行员辛巴尔大尉是凭借“高超的操控术和对苏-27性能的充分自信”,用垂尾对P-3B发动机短舱进行“切割”,导致一台发动机停车,从而不得不中断侦察任务返航。

这架“红色36”号苏-27当然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左侧垂直尾翼顶端也有破损,当然比起P-3B的损伤显然是轻多了。

事后,为了避免国际舆论的指责,“红色36”号回到基地后在修理破损垂尾的同时,将机身和尾翼上的战术编号的“36”改成了“38”,来了个“死无对证”。而辛巴尔大尉这回算是玩过了火,受到了停飞处分,随后被调往位于克拉斯诺达尔省的第562战斗机团,直到1990年代末在一次飞行事故中遇难身亡。这丝毫不意外,行事喜欢如此冒险,即便技术再高,也总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这架苏-27即便改头换面,成了“红色38”,也还是被封存雪藏,直到1999年才被重新启用。

而这次拦截,也以空中撞击的经典战例“巴伦支海手术刀”而名垂青史。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