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风云人物 > 正文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时间:2019-07-10 13:48:02        来源:航天君

1991.10.16

一次规格极高的颁奖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200人参加颁奖仪式,获奖人只有一位——钱学森,他获得的是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授的“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和“一级英雄模范”奖章。在这个隆重的史无前例的颁奖仪式上,钱学森的获奖感言却让大家大吃一惊。他说:“在今天这么一个隆重的场合,我的心情到底怎样?如果说老实话,应该承认我不是很激动,怎么回事?因为我这一辈子已经有了三次非常激动的时刻。”会场鸦雀无声,面对如此高的荣誉,谁会不激动呢?大家带着迷惑和不解,静静地听了下去。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第一次激动

我第一次激动是1955年,我终于被允许回国了,当我带着妻子蒋英和孩子去向我的恩师冯·卡门辞行时,手里拿着一本在美国刚出版的《工程控制论》,希望恩师给予指点和教诲。他翻了翻书很感慨地对我说,你现在学术上已经超过我了。我一听他说这话,激动极了。能在学术上超过这样一个世界著名的大权威,为中国人争了口气,证明我们中国人一点不比外国人笨,我真是太意想不到了,太激动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激动。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第二次激动

1959年11月12日,我被接纳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我激动得整夜睡不着觉,我钱学森终于是一名共产党员了,我激动极了,这是第二次激动!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钱永刚:“希望你们能走出去,也能走回来。不忘回报与贡献养育和培养你们的国家。”

今年,我看到王任重同志写的《史来贺传》的序。序里说,中央组织部把雷锋、焦裕禄、王进喜、史来贺和钱学森这5个人作为解放40年来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产党员优秀代表。我看见这句话,才知道有这么回事,我激动极了,我现在是劳动人民的一分子,并且与劳动人民中的优秀分子连在一起了。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有了这三次激动,我今天倒不怎么激动了。”钱学森的肺腑之言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深思和满堂掌声。在他心中,国家、人民最重,名利、荣誉最轻。

作为一代科学巨匠,从钱学森的三次激动中,我们就可以窥见他的一生,国为重,家为轻,科学最重,名利最轻。他不慕虚名,淡泊名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种崇高的思想境界,永远值得我们景仰和学习。

延伸阅读

钱家三代的家风家训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图中右二为钱学森父亲钱均夫(名家治,后以字行,祖籍杭州。)

钱均夫:“人,生当有品:如哲、如仁、如义、如智、如忠、如悌、如教!”

钱学森曾亲笔写下一份珍贵文件,回忆在他的一生中给予他深刻影响的17个人。其中,第一位就是父亲——钱均夫。

钱均夫曾留学日本,他说:“我出去,就是要学教育,回国就是要改造中国的传统教育,为国家培养富国强民的人才”。怀揣着“兴教救国”的抱负,钱均夫1908年冬回国,随后出任浙江省省立第一中学的校长。

“欲造优美之家庭,须立良好之规则。”这是钱氏家风中对于家庭的一个准则。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钱学森曾回忆在他的一生中给予他深刻影响的17个人。其中,第一位就是父亲——钱均夫

钱均夫是一位非常负责的父亲,在钱学森幼年的知识启蒙里,是父亲首先向他开启人生与智慧之窗。博学多才、谦恭自守的钱均夫,营造了家庭宁静的文化氛围与求实精神,这对幼年钱学森的成长至关重要。

在确立孩子要当工程师的目标后,钱均夫因材施教,在钱学森六年中学期间,安排他在12个寒暑假开展形式多样的学习活动。识别矿石办展览抓鸟捕蛇做标本学习油画、山水画接触摄影、交响乐等等。几年时间下来,除了理工方面的知识,钱学森的形象思维、逻辑思维、审美意识等方面的能力也得到了显著提升。

1935年,钱学森赴美留学,钱均夫嘱咐儿子:

人,生当有品:如哲、如仁、如义、如智、如忠、如悌、如教!吾儿此次西行,非其夙志,当青春然而归,灿烂然而返!乃父告之。

在父亲钱均夫爱国思想的熏陶下,钱学森更加坚定了科学技术复兴中华的信念。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钱学森用了几十年的公文包

钱学森:“虽然我姓钱,但是不爱钱。”

钱学森的一生对自己节俭,一个公文包可以修修补补用上几十年,但是对组织和需要帮助的人一直很大方。他说:“虽然我姓钱,但是不爱钱。”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钱学森将获得的奖金捐给了祖国的治沙产业

据钱学森之子钱永刚介绍,钱学森在苏联高校作讲演,一个月下来,讲课费用可观,可是拿到钱之后随即全部捐给了力学所。1957年,钱学森的书《工程控制论》获得科学院科学奖金一等奖,奖金一万元,他又捐给了中国新成立的中国科技大学近代力学系,要他们用这笔钱买需要的教学设施。到1995年,何梁何利奖一百万港币,钱学森将这笔钱全部捐给了祖国的治沙产业。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2001年12月初,第二届霍英东杰出贡献奖在广州番禺颁奖。钱学森因行动不便不能前往,组委会邀请蒋英出席领奖。临去广州前,夫人蒋英与钱学森打趣道:“咱们说好钱(钱学森)归我,奖(蒋英)归你”,钱老说“这个主意好,钱(钱学森)归你用,奖(蒋英)我收着。”

钱学森一直保持着晚饭后读书的习惯,几十年来,大家都知道不要在这个时间去找他,即使是孩子钱永刚也不可以。

一个好的家训家风如同春风,可以在不知不觉间影响人的一生。回忆起父母在教育上的例子,钱永刚在一次节目上说,其实“父母对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言传,而都是身教”。母亲蒋英告诉他要“多用眼睛去看,看爸爸妈妈是怎么做的”。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钱学森回国后的一家合影(前排男孩为钱永刚)

第三次激动

在1955年的“克利夫兰总统号”邮轮上,7岁的的钱永刚和5岁的妹妹钱永真第一次过中国的国庆节。轮船上来自中国的乘客们自发组织联欢会,每个家庭出一个节目。母亲蒋英弹琴伴奏,兄妹两一起唱歌。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钱学森之子钱永刚

与父亲一样,钱永刚远行千里去求学,而学成之后也归国来报效自己的祖国。虽出生在美国,可他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籍。

钱永刚认为,《钱氏家训》的核心是两点,一是“要有为”,二是“守底线”。“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我们家的家训,那应该就是‘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历史担当’了。”

早在2002年的时候,钱学森就将自己的工作计划排到了2049年,那时将迎来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一百周年。钱老常说,我没有时间考虑过去,我只考虑未来。

科学巨匠钱学森一生处变不惊,却有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

△上海钱学森图书馆

如今,钱老不在了,钱永刚则在继续着父亲关于“未来”的心愿。他说他现在就是在做一个题目的东西,第一把父亲的东西更好地留给社会,留给历史,第二是有步骤地成立“钱学森班”,来让在校学生通过老一辈科学家的爱国奉献精神和事迹为社会做贡献。

钱永刚在给钱氏宗亲后辈的一封信中写道:

我父亲钱学森说过:“我这一生,国家对我很重视,但社会主义建设,需要更多的钱学森,国家才会有更大的发展。”

身为钱氏宗亲的一员,你们肩负了报效祖国的使命。将来,你们会有更多的机会,走出国门、开拓视野、学习知识,希望你们能走出去,也能走回来。不忘回报与贡献养育和培养你们的国家。

身为钱氏宗亲的一员,希望你们切记“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必谋之”的家风家训。在一如既往踏实勤奋、创新求索的征程上,集大成、得智慧,为民族的复兴、祖国的强盛、人民的幸福,贡献我们的一份微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