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评论 > 正文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时间:2019-07-07 17:35:03        来源:小康杂志社

在刚刚过去的二十国集团峰会(G20)上,日本政府几乎是在竭尽全力地证明福岛核事故已经不再对日本的农林水产业乃至旅游业构成影响。

不仅日本政府高层在G20峰会上反复强调这一点,会议的餐会上更排出了福岛米制作的餐点,试图用各国首脑的身体力行来为福岛,乃至全日本卖不出去的农产品背书。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种种珍馐诚然美味,但这美味背后根本掩盖不住日本国内逐渐扩散的福岛核灾难:就拿福岛县南相马市立综合医院不慎泄漏出的统计数字来看,2017年度的成人甲状腺癌新增病患数字是2010年度的29倍!白血病新增病患的情况稍好一些,但也达到了地震和福岛核事故之前的10.8倍!

而在此之前的几十年里,科学界早已就核辐射对癌症的影响情况做出了结论:甲状腺癌和白血病,尤其是未成年人白血病的发病率,和核辐射污染剂量的多少密切相关。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从表面上来看,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址上的辐射强度已经极其轻微,达到了可以进行废炉作业的标准——当然,日本人谈核色变的老毛病也还是没有改,和苏军在切尔诺贝利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一往无前不同,未来为福岛第一核电站擦屁股的主力工人仍将是日本许以永久居留权以及高薪招募来的特定技能外国人。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当然,比起福岛本地的地面辐射污染,外界更关注福岛核电站污染废水对全球海洋的影响——计算机辅助和实际海洋测算都已经证明,福岛核电站废水中的铯-137将随着洋流逐渐扩散,最终在十年后遍布整个太平洋,将太平洋海水的放射性元素含量扩大至少1000倍

而在随后的几年当中,日本国内急性白血病的发病数量几乎是在以每年约800-1000人的数量节节攀升,2015年的发病数量(16557人)甚至比2014年(15194人)足足多了1363人,增长率已经逼近了可怕的10%。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但问题在于,迄今为止福岛第一核电站四个事故机组的核燃料棒都没能回收——哪怕是部分回收。一号机组的大部分燃料棒确信已经融解,并烧穿了两层容器的底部,进入到福岛当地的土壤当中,这是最坏的情况。

至于二号机组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燃料棒融解进入土壤并下渗的情况同样存在,只不过是燃料棒的量比一号机组稍小一些罢了。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可以肯定的是,在进入地球土壤七年的漫长时间当中,这些灼热的核燃料棒早已有机会和复杂的日本地下水系密切接触。对此,日本也只能在2014年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外修筑了一层屏蔽大坝了事,并由此言之凿凿地声称被污染的地下水已屏蔽,将不会流入大海造成全球性污染。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当然没有。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就如上面笔者所说,日本国内的白血病、甲状腺癌等辐射病异常多发的情况已经被证实并非偶然,而这一切最终在日本2020奥运的前夕,在日本参赛队里爆发了:被称为天才女子泳将的池江璃花子在今年年初宣布自己因白血病而无缘奥运,进入休养治疗期。

而根据日本网友这几年来的连续测量,池江璃花子所居住的日本东京葛饰区自来水辐射强度始终都在不断上升:2018年5月时测得的每千克水辐射强度仍只有约368每千克贝可,在2018年9月这一数字就已翻番,达到了739.5每千克贝可。

而根据核电站的作业规范,每千克水的辐射强度若达到100每千克贝可就已经能归入危险物范畴。从这一点来看,池江璃花子的白血病绝非是偶然。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若把视线放大到整个日本,大范围的统计数字仍然是可以支撑这一结论:在东日本大地震和福岛核事故的前一年,日本全国范围内的急性白血病总发病数量不过7400人左右,2009年和2008年的发病数量也基本维持在这一数字。

但在2011年,也就是福岛第一核电站炸锅的当年,日本国内急性白血病发病数量就超过了11200人,其中需要立刻手术的病人数量就首次接近百人。

不过,在福岛核电站停止排放废水之后,放射性元素的衰变和沉淀最终会稀释这一结果,海洋上的污染情况虽然也算代价惨痛,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致命。

令人苦笑不得的是,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日本全国的牛白血病发病率也有一次匪夷所思的跃升,幅度只不过是比福岛的统计略微小一点罢了。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此外,日本网友自发对东京各处自来水辐射强度的统计也让人毛骨悚然:近几年来不仅东京都市圈靠近福岛的东北部地区自来水辐射强度有快速上涨的趋势,就连前几年幸免于难的东京市中心都有辐射强度抬头的迹象。

而这无非只能说明一件事:在深层地下水中自由自在的核燃料棒和它们裂变放出的放射性物质已经不可避免地扩散。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毫无疑问,福岛第一核电站在爆炸中一次性抛洒进大气层的放射性物质毒归毒,但效果不可能这么持久;排进海水的放射性物质总量很大,但稀释之后也不会有如此富集的效果。两相比较之下,结论就很恐怖了:被东京电力公司放任不管的核燃料棒此刻已经突破了浅层地下水的围追堵截,转而进入到错综复杂的日本深层地下水网络当中,零散的放射性物质辗转最终从神奈川等水系回到地表,最终上了东京市民的餐桌。

珍馐美味掩不住“核灾难”日本白血病发病率暴增,祸害上万年

而更为致命的是,和排入太平洋中造成剧烈污染的铯-137等裂变产物不同,进入到日本深层地下水和土壤当中的铀-235、铀-238等核素实质上是裂变原料,它们本身的半衰期就长达数亿年,裂变产物的半衰期也往往长达数千年。

因此,严格一点来说,日本福岛核灾难对于全球大气而言可能只有暂时的危害,对全球海洋的污染也能用30-50年(铯-137半衰期)的时间来消弭。但唯有在日本的这块狭窄国土上,那些在福岛第一核电站机组内部消失的燃料棒将最终阴魂不散,陪伴着日本人走过下一个地理纪元,为害千年也不过是个委婉些的说辞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