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热点 > 正文

罗思义:颠覆英国三百年政治的“约翰逊政变”,中国必须要警觉

时间:2019-09-07 08:32:02        来源:大风号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当前,中国正在努力瓦解美国以“颜色革命”手段在香港制造的混乱。中国很明白,扰乱香港的目的在于损害中国的利益。但是,中国需要同时注意到的是,此时此刻的英国,也正在发生一场由美国支持的政变,这场政变正在以另一种形式同时损害着中英两国的利益。这就是鲍里斯·约翰逊的企图背后,中国需要关注的现实——在特朗普的全力支持下,他正在努力实现“硬脱欧”。

中国部分人一直存在一个重大的误解——英国脱欧是英国内政问题,对中国不会产生重大影响,或者把约翰逊仅仅视为一个“搞笑谐星”。这就大错特错了。英国脱欧是欧盟和美国在欧洲斗法的一部分,而这场争斗将对中国产生重大影响。因此,下文将围绕这场政变背后的斗争,对中国和英国的影响进行分析。

鲍里斯政变:英国政治三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要认识到英国当前政治事件的严重性,就必须了解英国历史。1642-1649年,英国经过革命、内战和处决君主,确立了议会在立法上至高无上的权威。此后的1688年,议会成功推翻了试图颠覆这一革命成果并发动内战的英国最后一个专制国王詹姆斯二世的统治。

如果从中国历史的维度上进行比较,这就相当于三百年来,历经明清两朝一直延续到现在,议会一直是英国无可争议的最高立法机构。

而鲍里斯·约翰逊其人,成为了三个世纪以来首次威胁到这一体制的英国领导人。首先,他利用王权暂停议会五周,以阻止议会辩论——这是因为约翰逊的无协议脱政策无法在议会获得多数席位。随后,包括首相在内的三位大臣公开威胁要无视议会制定的法律。这些事件清楚地表明,真正有威胁的是这场反对议会的政变——导致英国民众打出“停止政变”(Stop The Coup)的口号在推特和街头表达对约翰逊的不满。从政治角度看,这是英国自二战以来遭遇的最严重的危机,但从宪法角度看,这是三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英国民众在游行中打出口号“停止政变,欧盟是英国最好的选择”

工党影子内阁内政大臣黛安妮·阿伯特( Diane Abbott)在题为《这是一场跨国势力策动的反议会政变》(This is an anti-parliamentary coup – and an internationally-organised one)的文章中,清楚地论述了英国当前局势背后的国际背景:

约翰逊在特朗普的支持下就任首相后,特朗普随即派出反华鹰派、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与约翰逊谈判。博尔顿称,英国脱离欧盟“非常符合我们的利益”。原因在于,要达成美英贸易协定,英国必须退出欧洲关税同盟——因为目前英国受欧盟规则约束,而欧盟规则不允许成员国签订完全服务于美国的贸易协定。

目前的形势截然不同。我们正在经历一场由少数议员发动的反对议会的政变,他们从右翼手中夺取了保守党的控制权。他们打算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多数民选代表,拒不服从公众意志。

他们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因为这也是一起国际事件。鲍里斯·约翰逊希望延长他的首相任期,但付出的代价是通过无协议脱欧的方式摧毁这个国家。这一计划的主要受益者是全力支持约翰逊的唐纳德·特朗普和他所代表的利益集团。”

议会辩论中的约翰逊

黛安妮·阿伯特就英国脱欧会影响中国的原因的分析非常准确。特朗普/约翰逊的目的是通过英国脱欧后离开欧盟关税同盟,让英国直接追随美国的贸易政策。

特朗普操纵的“硬脱欧”:贸易附庸、剑指中国

黛安妮·阿伯特的分析自然侧重于美国这样的贸易协议对英国的负面影响,但她也谈到了对中国的直接影响。比如,美国将坚持把一系列反华措施(比如,将华为排除在英国电信和5G网络招标之外),纳入贸易协定的一部分:

这些美国规则和关税的影响确实令人恐惧。与策划议会休会的主使者的虚假承诺和明目张胆的谎言相反,我们将不会进入和平与繁荣的新黄金时代,而是将成为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计划’的附属国……”

约翰逊脱欧受挫后,特朗普重申“约翰逊知道怎么赢”

在贸易方面,如果你想了解与特朗普的贸易谈判将会如何进行,那么你只要认识到他是如何对待加拿大、墨西哥、印度和欧盟等美国盟友就会明白:这是一种强迫,而不是谈判。同样,特朗普显然将把这个国家拖入与伊朗和中国等国家的新冲突中。

事实清楚地表明,特朗普与约翰逊策划的未遂政变有直接的关系:

特朗普公开支持约翰逊出任首相。

约翰逊已经承认,他和特朗普每周通两三次电话。

约翰逊近来在议会遭受重挫后,特朗普重申支持他,并称“约翰逊知道怎么赢”。

除约翰逊外,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会见的第一位英国政治家并非来自执政的保守党,而是英国脱欧党领袖奈杰尔·法拉奇。原因何在?

要了解特朗普、约翰逊和法拉奇之间的关系,首先必须明白法拉奇实际上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掌控约翰逊。这是因为与特朗普亲近的法拉奇是一把直指保守党喉咙的匕首。如果法拉奇的脱欧党在选举中严重反对保守党,约翰逊将输掉选举。特朗普控制法拉奇,因此他完全可以直白地对约翰逊说:“如果你做不到我想要的,那么我可以保证你会遭受失败。”

要明白特朗普希望从对约翰逊和法拉奇的控制中得到什么,就有必要知道,特朗普正试图用针对中国的一系列美国主导的双边贸易协定,取代以世贸组织为基础的国际多边贸易体系。

在法拉奇“兜中”的约翰逊

这一以美国为主导的双边体系始于美国的两个附庸加拿大和墨西哥。反华条款在新美加墨贸易协定(USMCA)中得到体现。比如,定义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这一条款规定:“若成员国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必须在开始谈判前至少三个月告知其他成员国。任何一方与非市场经济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其他成员国有权对协议文本进行审查和终止USMCA。”

因此,在实践中, USMCA赋予美国否决加拿大和墨西哥与中国签订贸易协定的权利。这将为美英贸易协议提供模板。美国还公开表示,希望禁止华为参与英国5G电信基础设施建设。

“纵观世界各地,政变通常是国际性事件。除了战争,政变一直是实现政权更迭的首选机制。1688年,在议会的支持下,玛丽公主和威廉三世夫妇两人共同加冕成为英国国王和女王。这是这个国家最后一次成功的政变。这次政变实现了议会制取代君主制。

博尔顿公开表示,他预计英国将在约翰逊领导下对华为采取行动。《金融时报》指出:“博尔顿称,特朗普希望‘尽快’与英国达成全面的双边贸易协定……

“他们(英国官员)特别表示,他们正在重新考虑华为问题。他们非常担心5G网络安全问题,因此不会有任何妥协。”博尔顿告诉记者。当然,这种所谓的担心只不过是博尔顿希望将华为排除在英国5G网络招标之外的私心而已。

结论

综上所述,英国的形势令人震惊。300年来首次,英国正在进行一场斗争,希望阻止这场企图颠覆议会的政变。而这次政变的目的,是让英国进一步屈从于美国和特朗普。当然,这首先对英国人民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但同时,这次事件也会直接影响到中国人民。因此,如果这场反对政变的斗争最终可以取得胜利,毋庸置疑,中国也将从中得到直接的利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