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热点 > 正文

施一公:反对科学家创业却公司上市身价15亿,选院士前放弃美国籍

时间: 2020-03-25 10:39:04        来源:

当然,施教授最大的“不谨慎”,还是以科学家的身份去创业成立公司。

【1】

2017年,清华教授施一公坚决反对科学家创业开公司,反对国家精英投身金融。

然而,2018年,施一公创立的公司融资了2亿美元。

2020年3月23日,由施一公夫妻及崔霁松博士联合创办的生物医药公司——诺诚健华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即涨超8%,市值超120亿港元。

文/华商韬略 魏峰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呢?是鼓励科学家创办企业。”

施一公曾义正言辞地表示:“当这个国家所有的精英都想往金融上转的时候,我认为这个国家出了大问题。”

施一公是当之无愧的“精英”,身上头衔不胜枚举: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副校长、西湖大学校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院长……

然而,3年之后,随着诺诚健华IPO钟声响起,当初极力反对科学家创业的著名科学家施一公,却成为华人科学家回国创业的标杆性存在。

“我在驻马店度过了十一个春秋,这里有我人生中最亲切、最难忘的一段经历。”

施一公于1967出生在河南郑州,却成长在河南驻马店。他对驻马店怀有很深的情感。在小升初的时候,常识老师的一句话让他记忆深刻,“施一公啊,你长大了一定得给咱驻马店人争光!”

从此之后,“每次得到任何荣誉,我都会在心里觉得是在为驻马店人争光。”

小学之后,他去了郑州读中学,1984年中学毕业,施一公获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一等奖,保送至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成为清华大学生物系复系后的首届本科生。

学霸出身又获得无数名誉,的确给驻马店人争了光。

在清华任教期间,每次给生命科学学院的新生做入学教育的时候,施一公都告诉他们:“你千万不要忘了,你来到清华,你不止代表自己,不止代表你个人,你也同时代表一个村,一个县,一个地区,一群人,一个民族。你千万不要忘了,你肩上承担了这份责任。”

他也时常为国家命运着想:“中国的科技虽然取得了重大发展,与美国却依然有不小差距。当务之急是要解决顶级科技人才问题。要向美国学习,吸收全球顶尖人才。”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怀有浓厚家国情怀的科学家,却转身加入了美国国籍。

施一公在2008年初的时候,全时回国到清华当院长。当时他设立的人设是“放弃美国国籍回来建设祖国的科学家。”

然而,到了2011年评选院士的时候,这一人设就崩塌了。

当时媒体报道称,“当初申报院士的时侯,还没有从美国获得取消美国国籍的证明。”

他在2008年2月就回国了,带着美籍当教授、院长,带着美籍去重要场合演讲,偏偏却在2011年评选院士时才放弃美籍。放弃美籍也并不容易,有关单位要调查,看有没有欠税,两清了才让脱籍,这会耽误一些时间。

网友表示,“可以看出施教授是个谨慎的人,没有确定的更大的好处,不会放弃已有的好处。”【2】

施教授的“谨慎”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在决定做生物医学之前,他还曾转型进入过计算机行业。

这也给他留下“不谨慎”的标签。此外,2019年10月,他还在网上发表了《施一公:灵魂、鬼和神都是存在的》一文,以貌似公允的方式探讨灵魂和鬼神的存在及其证明。

文中,他用了很多不知所谓的方式去证明鬼神的存在,完全和以往的科学精神和方法背道而驰。

当然,施教授最大的“不谨慎”,还是以科学家的身份去创业成立公司。

他的创业离不开同样出身于清华的学霸妻子。施一公毕业后,作为国内“精英”赴美深造。短短9年,就成为普林斯顿大学最高级别的教授职位。并在国外,邂逅了自己的是师同门的学妹赵仁滨。

起初,施一公专注科研。赵仁滨则选择进入产业发展。2002—2008年,赵仁滨在强生公司先后担任高级科学家、研究员和首席科学家,后来又在PPD旗下的保诺科技担任药研生物学总监。

诺诚健华的另一位骨干崔霁松,同样在制药领域深耕多年,并出任过PPD旗下保诺科技的CEO兼首席科学官。崔霁松和施一公的妻子赵仁滨是同事。

诺诚健华最早可追溯到2013年,施一公和严知愚合作创立的InnoCare北京诺诚,2017年,瑞年投资收购InnoCare北京诺诚的全部股权,瑞年投资又是诺诚健华的全资子公司。

经过一系列收并购,目前诺诚健华的实际控制人,是联合创始人崔霁松和施一公的妻子赵仁滨。

从该公司 IPO 前的股权架构来看,施一公本人并没有直接出现在名单上,而是作为联创、科学顾问委员会主席以及非执行董事的身份与公司关联。

虽然作为联合创始人的施一公并不直接持有股份,但从招股书来看,按其妻子赵仁滨持股比例计算,施一公夫妇身价超15亿元。

不过,诺诚健华还是一家处于临床阶段的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发现、开发和商业化一系列药物,其中最主要是的是治疗癌症及自身免疫疾病的Best in Class(同类潜在最佳)或First in Class(首创)的药物。

但想创新药品的,不仅研发周期长,且研发投入非常高。对于新药研发企业来说,最关键的两个因素就是团队研发实力和现金流了。

截止目前,诺诚健华尚无药品上市。近三年累计亏损金额超12亿元。

接下来,面对投资人,诺诚健华还有很多故事要讲。

一一END一一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